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

高晓松wanna be企业家,但觉得从上游改变音乐产业太难了

时间:2016-05-11 20:51:14  来源:  作者:

 我以后脸要诚租广告位,收费的,脸大还能多贴点儿广告,什么治脚气的啊。”他摇着那把写着“晓松奇谈”的扇子说。

 

他的身份越来越多元,比如《晓松奇谈》里说书的、《奇葩说》里的“颜值担当”、杂书馆的馆长,以及2015年年中上任的阿里音乐董事长。

 

阿里音乐CEO是宋柯,也是高晓松二十多年的搭档,两个人前后一起经营了五家音乐公司:麦田音乐、华纳唱片、太合麦田音乐、恒大音乐、阿里音乐。2015年12月29日,何炅正式加入,担任CCO(首席内容官)。至此,阿里音乐“铁三角”成立。国内音乐行业也形成阿里音乐、腾讯音乐、海洋音乐三足鼎立的局势。

 

在“铁三角”加盟之前,阿里巴巴在音乐上的布局主要是以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两个播放器为主,在外界看来,播放器的打法已经碰到天花板,即购买版权,然后向用户收费。

 

互联网对音乐行业的改造也被局限在发行领域,每家播放器都可以做到根据用户的喜好和收听习惯定向推荐歌曲,之间的差异更多的是在用户体验方面,而非商业模式。

 

在他们看来,从上游来改变音乐产业已经稍显力不从心,“无非就是多写两首好听的歌,但是对音乐产业的改变极其有限。”

 

其实这组搭档在上一个东家也做得风生水起。2012年年中,两人正式加盟恒大音乐,期间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购买了大量歌曲版权,二是经营“恒大星光”音乐节,仅在2014年,就举办了26场音乐节,为恒大贡献了4491万收入,是恒大文化集团下面六个业务中盈利能力最稳定的一块。

 

(高晓松、宋柯、何炅三人的办公室门上,三人的图像被处理成财神模样)

 

2015年1月2日,马云、高晓松、宋柯三个人在太极禅院聊了两个小时,基本确定了阿里音乐要怎么做,“音乐行业年产值达到2000亿,不比电影行业少,但是真正被互联网化的还不到10%,放到整个文化产业中,可能是极少数还没被互联网阳光普照到的领域。”宋柯接受采访时说。

 

2015年3月16日,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合并,阿里音乐正式成立。

 

阿里星球是阿里音乐推出的第一个产品,除了基本的播放功能以外,平台还聚集了几个重要角色:艺人、粉丝和商家。商家的范围很广,高晓松认为“任何有变现需求的都可以”。比如一首歌曲从无到有的全过程都能够在平台实现,它能提供作词人、作曲人、录音棚、混剪、唱片封面设计、企宣推广、演出等全套服务,甚至还能策划明星签售。

 

这其实是一个大而全的平台,与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一样,阿里音乐考虑的不是某一个具体商家的运营,而是整个平台,“你不用考虑内容的品质,因为你面对的是整个行业,总归是有人会做出好的内容,我们就是把平台建好,让好的内容获得好的商业回报,建立起一个商业体系。”宋柯说。

 

高晓松认为互联网对音乐行业的改造分为三个层面:互联网提供人和人的接触、数据和人的接触、数据和数据的接触。

 

所谓人和人的接触就是创作环节,在这个层面,他认为互联网是无能为力的,第三个层面数据和数据的接触就是发行,互联网在这个领域发挥的作用已经足够大,几乎所有的播放器平台都可以根据用户收听习惯推送歌曲。只有在第二个层面数据和人的接触中,他认为是大有可为而又没有被挖掘的领域。

 

在宋柯看来,无论是跟高晓松搭档,还是在“铁三角”中,自己的角色都是职业经理人,“晓松是搞创作的,偏感性,我偏理性”。高晓松也这么认为,自己散漫惯了,但宋柯“很细”,一次开会,宋柯比较两首歌曲的推广费用,一首是花了60万推广的《玫瑰与小鹿》,收听次数1000万,平均一次收听6分钱,还有一首歌花了170万推广,只有20万的收听次数,平均收听一次8块钱。

 

后来公司定下规矩,一首歌平均每次推广费用应该介于6分钱到1毛钱之间,不能低于6分钱,低了说明这首歌花一点钱就可以迅速火,应该加钱继续推广,但也不能高于1毛钱,高了说明花那么多钱最后听到的人不多。

 

高晓松一听服了,之前推广费用全靠“拍脑门儿,这首歌一拍脑门50万,那首一拍170万,没有任何依据,结果他全给算出来了”。

 

阿里巴巴可以提供的大数据处理能力也让他们如获至宝,可以搜集多个维度的数据。比如输入任意一个歌手的名字,立刻会出现数十张大图,明星的粉丝有多少、住在什么地方、教育水平、收入水平,以及随着教育水平跟收入水平的改变,对明星喜爱程度的变化,甚至通过在阿里巴巴电商平台的购买记录还可以看到粉丝经常买哪些品牌的衣服、牙膏等等,这些为明星商业价值的持续开发提供可能性。

 

宋柯毫不掩饰阿里音乐在行业里的优势,“目前,互联网音乐基本上还沉淀在版权这儿,你有多少我有多少,但是这个行业可以产生交易行为的地方多了去了,我们与唱片公司的合作已经完全逾越了所谓版权的壁垒,没有版权,我们还可以在其他领域合作,商演、代言都可以。”

 

高晓松还惦记着通过阿里音乐一搏之后能当上企业家。

 

“你觉着自己是个企业家吗?”

 

“我现在不能叫企业家,因为还没证明呢,我现在是wanna be企业家,什么时候能把‘wanna be’去掉,就是真正的企业家了。”高晓松笑着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