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

致2死杀童案凶犯妻子欲逃离人际圈 怕遭报复

时间:2016-05-11 20:48:28  来源:  作者:

 5月8日下午,卢生政1岁多的儿子终于脱离生命危险,由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

  他是“邳州杀童案”最小的受害者,嫌犯是他的姑父徐增志。

  4月24日,徐增志先将同村6名男童诱骗至家中施暴,致2死4伤;然后,他窜至20多公里外的岳父家,对岳父、岳母及他们年1岁多的孙子施暴。致岳父死亡,岳母及卢生政1岁多的儿子重伤。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调查显示,47岁的徐增志,像一个被孤立的暴君:他成长于家暴环境中,及至成家后,几乎复制了父亲当年的暴力模式,长期对妻子施暴。

  他在村子中存在感不强,与岳父、岳母家关系不睦,与儿子关系紧张,陪在他身边的只剩下妻子。

  今年正月,在一次羞辱式的家暴后,妻子带着6岁的小儿子离家出走。

  徐增志怀疑妻子的出走系邻居、岳父母挑拨,这成为他疯狂报复的导火索。

  “报复”

  综合徐州市检察机关及邳州警方的信息,徐增志的作案时间大约是4月24日下午1时许。

  他将村里6名男童诱骗至家中,一一伤害,作案工具是铁锤。6名儿童最大的12岁,最小的只有3岁。

  当天下午3点钟左右,6个孩子的家长到处寻找失踪的孩子,他们甚至动用了村里的广播找人。直到傍晚5点多,有村民想起,曾看见几名孩子在徐增志屋前玩耍。

  徐增志的两层楼房去年才落成,屋前是一个封闭小院。失踪孩子的家长见徐家大门紧闭,久不应声,于是破门而入。

  他们发现,6个孩子都躺在血泊之中。

  有2名男孩因抢救无效死亡;另外4名受伤的儿童至今仍躺在重症监护室内。

  “报复”远未结束。

  当天下午4时许,徐增志冲进妻子的哥哥卢生政家,手里拿着一把榔头。

  卢生政家住在宿迁黄墩镇马桥村,是一个用红砖砌成的简陋小院落。徐增志家位于邳州徐口村。

  两家虽然分居宿迁和徐州两地,但中间只间隔一个黄墩湖,相距仅20多公里。

  徐增志79岁的岳母宋学芹正哄孙子睡觉。

  “什么话都没说”,徐增志手拿榔头敲向岳母,及岳母怀中1岁多的孩子。宋学芹拼命呼救,抱着头被砸破的孙子往里屋跑。卢生政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描述。

  徐增志92岁的岳父卢其银正在堂屋休息,听到老伴的呼救后,跑出来拦住女婿。他被徐增志杀害。

  已经跑进里屋的宋学芹将门反锁,拼命抵住才逃过一劫。等邻居闻声赶到,徐增志已经逃跑。

  家暴阴影

  徐增志的行为令与他相识的人震惊。

  徐增志出生在徐州邳州市徐口村,今年47岁,身高约一米七,体型较瘦,尽管在多位相识者印象中,他寡言少语、面色一贯阴沉,但面相和善。

  徐增志在家中排行老二,成长于家暴环境中。

  多位认识徐增志父亲的人介绍,徐父常常对老婆施以拳脚。

  据媒体报道,有一次,徐父将老婆的衣服脱光,殴打。他自己也脱光了衣服,这让劝架的人都难以靠近。

  宿迁案发现场。

  在日复一日的家暴中,徐增志三兄弟慢慢长大。

  据媒体报道,徐的大哥在十几岁时,因为无法忍受父亲对母亲的家暴而自杀,他在爷爷的坟头喝下剧毒农药。在其离世前,曾在家中的墙壁上写下“遗言”。

  “具体写的是什么不记得了”,一位知情者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大概意思是让父亲不要殴打母亲之类。后来,徐增志父亲将这些字迹涂抹掉。

  大约20多年前,因为无法忍受丈夫的家暴,徐增志的母亲离家出走安徽,大约四五年前,徐增志才将母亲从安徽接回江苏。

  回到徐口村后,徐母也没有和丈夫住在一起,两位老人至今分开居住。

  “邳州杀童案”发生后,徐增志父亲、母亲将大门紧闭,数次拒绝了记者的探访。

  家庭“暴君”

  成家之后的徐增志几乎复制了父亲式的家暴。 

  徐增志和妻子苏小梅(化名)在打工期间认识,卢家人并不同意这桩婚姻,但苏小梅执意和徐增志在一起。

  她私奔至徐增志家,卢家人觉得脸上不光彩,于是约上几个亲戚赶至徐家,准备商量两个年轻人的未来。

  徐增志一家以为卢家来抢人,大打出手,将苏小梅的一个堂兄打伤。

  自此,徐增志、苏小梅夫妇和卢家的关系陷入紧张。两人结婚、生子,苏小梅的娘家人少有人到场庆贺。

  苏小梅的大哥说,这么多年逢年过节,除了苏小梅偶尔回家探望,很少见徐增志来。

  除了种地,徐增志以捕鱼虾为生,后来带着苏小梅在邳州医院、学校等孩子较多的地方卖气球。

  徐增志喜欢喝酒,常常一个人喝得醉醺醺,并在酒后殴打老婆。

  最厉害的一次家暴发生在去年腊月。

  他的家暴方式,几乎与当年父亲家暴母亲时一模一样:当时,徐增志将妻子脱光,绑在院子里的一把椅子上。

  当时正值寒冬,邳州遭遇近30年来最冷的严寒。苏小梅冻得全身发抖,徐增志不肯放过,往妻子身上浇水,并从屋内拖出电扇,对着妻子吹风。

  多位邻居听到了苏小梅的惨叫,赶至徐增志家。

  当地人告诉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一位好心的邻居将苏小梅带到家中烤火取暖,邻居们数落徐增志。徐的一位堂嫂“打了他两个耳光”。

  被孤立

  除了与岳父母家关系不和,暴虐的性格使得徐增志在家中被孤立:他与妻子常年不和,与两个儿子、尤其是已成年的大儿子间关系紧张。

  一位知情者说,一次徐增志和妻子在干农活时吵起来,徐增志再次殴打老婆,一旁的大儿子和母亲一起反击,将父亲揍了一顿。

  上述知情者说,徐的大儿子读大学期间,很少见他回家,假期都留在南京打工;大学毕业后,他去了北京工作,极少回到家中。

  即使在徐口村,徐增志也喜欢独来独往,很少和同村人发生关系。村里的红白喜事,他也很少参加。

  犯罪嫌疑人徐增志在北京初审。

  陪在徐增志身边的人,只剩下妻子苏小梅。

  但去年腊月的那次家暴后,苏小梅选择了离家出走。

  苏小梅曾试图摆脱徐增志,以及被家暴的境遇,但现实并未给苏小梅更多的选择。

  她一直没有告诉娘家人自己经常遭受家暴,而同族、同村人也很难调停这家人的矛盾。

  去年腊月,当她被丈夫脱光绑在椅子上施虐时,一位邻居拨通了110。当地派出所警员到场后,警告了徐增志。但等警察走后,徐增志依然如故。

  4月27日,苏小梅反问道:“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我怎么会离家出走?”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独家获悉,今年1月,苏小梅曾将丈夫告至邳州市人民法院,申请离婚。

  在离婚原因一栏,苏小梅填写的是“长期遭受虐待”。法院原定于3月开庭。

  当时,苏小梅已离家出走。她缺席了这次开庭。法院只能 “因原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裁定这起离婚诉讼案撤销。

  徐增志准时出现在法庭上,他原本指望这次开庭能够见到离家出走的妻子。

  这次开庭之后,徐增志不再出去卖气球或者打零工,他将自己关在家中,在村中不多的几次露面时,也是满身酒气。

  北京“寻妻”

  苏小梅在今年正月离家出走后,徐增志至少3次赶到岳父、岳母家。

  他认为妻子是受了娘家人的唆使,逼着岳父、岳母“交人”。

  卢生政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第二次到卢家时,徐增志甚至带了一把刀,两人当时吵了几句,最后刀被卢生政夺下。

  徐增志最近一次到卢家,是在事发10多天前。

  这一次,徐增志一反常态,他告诉卢家人,自己患了癌症,活的时间不会太长,让卢生政替他照顾好苏小梅母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